欢迎访问本站!

首页科技正文

usdt回收(www.caibao.it):EOS流通市值跌出前10名 失格于主流资产行列

admin2021-10-31157

BTC动员下,ETH、LTC等主流加密资产价钱齐飞,曾经的「区块链3.0」代表EOS 是「我自岿然不动」。 

停止1月4日下昼1时,非小号数据显示,BTC报价33151美元,近一年涨幅364%,ETH报价1023美元,近一年涨幅687%。同一时间,EOS报价2.97美元,近一年涨幅16.1%。 

EOS市场显示不佳,曾为EOS.IO网络超级节点事情的刘伟(假名)以为,EOS被玩坏了,「前两年,不停泛起基于EOS的侧链,分散了社区气力,无法吸引资源和用户关注,形成恶性循环。」

基于EOS的侧链BOS、Telos 以及EOSForce,这两年很难说在落地层面获得了乐成,而今年DeFi在以太坊上发作,EOS上仅有Defibox和DeFis尚属热门,两者的锁仓价值加起来仅3000万美元。EOS全网DeFi锁仓价值也仅3.08亿,还不及以太坊上排名第十六的借贷协议Cream。

2019年EOS在DApp市场上昙花一现,高调亮相的Voice不了了之,2020年又丧失了DeFi的机遇,历久颠簸在3美元四周。EOS正在失格于主流资产行列。

刘伟有点恨铁不成钢,在他看来EOS生态不济与创始人Brendan Blumer(BM)对生态的松手不无关系,「照样和BTS(比特股)一样的思绪,主网上线就交给社区了,他去搞其余事情。」 

刘伟吐出一种展望,「BTS的了局就是EOS的了局」。

EOS流通市值跌出前10名

「我发现了一个惊天隐秘,EOS的价钱2019年1月1日2.6刀,2020年1月1日2.6刀,2021年1月1日2.6刀。」有投资者在社交群里晒了一张图,图上是EOS近3年每逢1月1日的价钱,惊人相似地停留在2.6美元。

usdt回收(www.caibao.it):EOS流通市值跌出前10名 失格于主流资产行列 第1张

EOS似乎照样三年前的EOS,而比特币却一次次突破历史新高,以太坊也重归大幅上涨通道。

非小号数据显示,1月3日,BTC最高上涨到34762美元,相比2017年2万美元的高点,涨幅73%,近一年的涨幅364%,流通市值6159.6亿美元,跨越互联网巨头阿里巴巴。 

ETH也在飞速飙升,靠近历史高点。1月4日,ETH最高上涨到1160美元,对比2017年1422的高点还差262美元,近一年涨幅687%,流通市值1166亿美元。有媒体对比统计,以太坊市值在全球资产中排名第76,逾越花旗、索尼等公司。 

BTC和ETH经常被誉为区块链1.0和2.0的代表。EOS出道时,打着商用、高性能、可拓展性的旗帜,被视作「区块链3.0」代表,TPS可以到达6000+。 

EOS有过币价的高光时刻。2017年年底,EOS 最高曾上涨到23美元,流通市值排名前五。但现在仅27亿美元的流通市值已经无法让EOS保持在市值排行榜的前五了,Chainlink(LINK)、ADA(艾达币)、Polkadot(DOT)等项目上位,

恒星币(XLM)和BSV之后,EOS市值位列第13位。

EOS正在失格于主流资产行列。

进入2021年后,大盘动员下,EOS价钱总算最先向上颠簸。1月1日最先,从2.59元最高上涨到3.04美元,涨幅17%。一些加密资产投资者戏谑道,「持有EOS踏空了整个牛市」、「EOS都最先涨了,这一轮是不是到顶了?」 

固然,也尚有投资者以为,常年横盘或总是下跌的EOS都涨了,说明牛市加倍确认了。EOS上涨似乎成为一种意外,投资者的讥讽中也透露出某种对EOS的不看好。 

EOS为何显示不佳?

曾为EOS网络某超级节点事情的刘伟(假名)以为,EOS一最先就被玩坏了。 

他注释,2017年竞选超级节点时吹起的泡沫太大,导致外界的期待过高;另外,社区不甚团结,开发者基于EOS做了太多侧链,分散了社区气力,「应用没有做起来,没有用户和资源关注,从而形成恶性循环,最终导致今天在市场上显示拉胯。」

EOS的DeFi总TVL不及以太坊单一项目

以太坊用自己的生长证实,区块链网络上能不停生长出应用才气形成生态效应,当开发者愿意构建应用,当用户愿意来使用这些应用,网络才气汇聚价值。

EOS网络曾经发作过DApp,但游戏和博彩场景为主的应用均不具备可持续性。该网络上比肩DApp热度的是侧链,社区中泛起了稳固手续费和消除建立帐户成本的侧链Telos,企业和金融侧链Worbli,专注于营业应用程序的BOS,以及治理侧链 EOS Force(EOS原力)等等。

这些侧链降生的初衷,与EOS当初对标以太坊时的理念相似,都自称是在填补网络短板。 

和以太坊支付Gas费来使用网络差别,使用EOS时需要质押EOS,换取CPU、RAM等网络资源,这些成本并不低。用户注册账户时,也需要支付一定数目的EOS才气获得资源。好比,在TokenPocket钱包上注册账户时,用户就需要2EOS。

EOS侧链的泛起,有的倒是解决了一些网络使用的痛点,好比,现在还在有开发者维护的 BOS侧链,它于2019年1月主网上线,通过调整参数,为每个用户分配免费资源额度,以此降低DApp的使用成本。该侧链还设计通过跨链将以太坊和其他公链上的DApp接入到EOS社区,要做DApp的自由港。 

,

电银付

电银付(dianyinzhifu.com)是官方网上推广平台。在线自动销售电银付激活码、电银付POS机。提供电银付安装教程、电银付使用教程、电银付APP使用教程、电银付APP安装教程、电银付APP下载等技术支持。面对全国推广电银付加盟、电银付大盟主、电银付小盟主业务。

,

现在,BOS上线了中央化交易所虎符、 *** 化交易所鲸交所以及Newdex。1月4日下昼2点,BOS报价0.00184美元,近一年跌幅88%。无论是币价照样应用规模及网络偏向,BOS算不得乐成,跨链桥梁并没有让更多的新生气力「过桥」到EOS网络上。 

秩序的内部改良没有吸引外来开发者,而今年DeFi这个新机遇,EOS也没捉住。

OKLink数据显示,停止停止1月4日,ETH上DeFi的锁仓价值(TVL)为269.6亿美元,基于EOS构建的DeFi的锁仓价值仅为3.03亿美元。 

同一时间,以太坊上TVL排名在第16位的是借贷平台Cream,数值为3.18亿美元。也就是说,EOS上DeFi的TVL还不及以太坊上一个排在16名的项目。

有剖析人士以为,EOS在DeFi板块的落伍是缺乏配套基建所致。拿稳固币这个工具来说,以太坊上有DAI,基于ETH刊行的USDT更是到达了135.6亿美元,直到2020年9月,Tether公司才在EOS上刊行了9000万美元USDT。反观另一条公链TRON(波场),链上已经有78亿美元USDT在流通。 

基于EOS的DeFi协议,全靠Defibox这个DEX和抵押借贷协议Defis在撑着。1月4日,Defibox的锁仓资金为1875万美元,Defis的锁仓资金规模为1046万美元,其余大多数不及万万美元。 

DeFi在EOS上凋零,已往曾红极一时的游戏应用也未生长起来。Dappreview数据显示,EOS上日活跃用户最高的是Bluebet,照样赌钱协议。1月4日数据,该应用的日活用户为117人,日交易额为113.3万美元。

现在,EOS上累计有697个DApp,不外日活用户大于50人的仅有约200个。Dappreview数据显示,12月31日,EOS全网日交易额为411万美元,同一时间,以太坊全网日交易额为3.4亿美元。

usdt回收(www.caibao.it):EOS流通市值跌出前10名 失格于主流资产行列 第2张

市场显示和生态建设周全陷落,刘伟更多将EOS现在的局势归结为BM的运营思绪不佳。 

他注释,BM照样凭据BTS(比特股)的思绪来搞EOS,主网上线后就松手交给社区,「BTS的了局就是EOS的了局。」他以为,随着开发者的离去,不清扫EOS逐步淡出市场,「 EOS网络只管降生了2年多,但还处于早期,而公链社区起初是需要一个首脑来凝聚共识的。」

Voice高调亮相未能「声援」EOS

事实上EOS母公司Block ONE也做过挣扎。2019年,社区宣布,要在EOS开发一个社交产物Voice。去年2月,Voice正式上线。 

在Voice上,内容建立者可以发文字、视频、图片分享他们的事情,社区成员可以在其中与真实的人举行交流讨论。从形式上看,如果说EOS就是翻版的BTS,Voice则像是翻版的Steem。

2020年6月, Voice还由于要求用户举行KYC而引起争议。那时,Voice平台对严格控制KYC的说法是注重内容的真实性和开放性,「KYC可以筛选出凭据商业需求公布信息的机器人。」这一轮争议事后,Voice失声了。

官网显示,现在Voice有26个社区,人数最多的加密作家社区有847人,停止1月4日下昼5点,最新一条新闻是加密作家Mark bailey公布的《卡巴斯基2021年平安通告中的加密洞见》。Voice现在还对中国用户开放。

usdt回收(www.caibao.it):EOS流通市值跌出前10名 失格于主流资产行列 第3张

Voice仍然有人使用,但作为社交应用,与Twitter、Facebook、WhatsApp等巨头相比,显得太过细微。盖上「区块链」的印章虽然让Voice看上去显得与众差别,不外在「区块链与金融更配」的当下,DeFi 热闹非凡,Voice终究没能发出足够引起资源和用户关注的声音。 

在外界看来,Block ONE对EOS的投入照样不够多。

侧链BOS主网上线初期就有开发者埋怨,「我是个程序员,虽然不敢说代码写的多好,然则我也想为EOS提交一些我的代码,然则BlockOne少少接受程序员提交的代码,更不会给我奖励」。

Block ONE并不缺资金,2017年,EOS顶着「区块链3.0」的头衔泛起时,在母公司的主导下,EOS募资长达一年,累计召募到超40亿美元的资金。

反观近期市值冲到前6的Polkadot(波卡),其创始人Gavin Wood一直在主导项目开发,历经5年终于在2020年实现网络运转。已往5年中,主导开发波卡的Web3基金会累计举行过3轮融资,金额不到3亿美元。

EOS召募的资金去向那里?随着时间推移,一些线索露出出来。

据EOS媒体EOS Go示意,EOS母公司Block.One股东Christian Angermayer,在2020年9月16日的公布的OMR播客中示意,Block.One持有价值跨越25亿美元的比特币。那时,BTC价钱约为1.05万美元,这意味着Block.One持有超24万枚BTC。

Block.One 的CEO BM也在推特说过,Block.One持有的BTC远超14万枚。有EOS的持币者以「买大饼不香吗?搞什么开发」的声音表达了不满。

从2014年BTS最先,BM已经搞了3个项目,BTS、Steem和EOS。现在看来,这3个项目仅剩EOS还能委曲维持颜面。不外,社区中的不少人对EOS失去了耐心。刘伟离开了曾经事情的超级节点,「现在只关注BTC,EOS那里良久不关注了。」

不久前,有EOS社区以自救的名义搞了一波网络营销,建起了微信群,似乎要海纳百川听取建议,有人进群想看看EOS社区是不是要「搞事情」,效果发现最终沦为了闲聊。 

当BTC、ETH、LTC等主流币种轮流上涨时,谁人群里讨论买入这些资产的声音远超EOS,人们似乎忘了建群讨论的主题「自救」。

网友评论

1条评论